小鱼金金

年少时

不知道算不算肉……不知道会不会被删……总之是个奇怪的脑洞……啊哈哈


人物OOC   为了某人我也是抛弃了最后的节操!!!



“景琰!你这宅子这么大,一个人住多无聊,要不要我来陪你?这里可以改成个马球场,然后旁边里几个箭靶。最好再多弄几个隐蔽的旁门,我们就可以偷偷溜出去,哈哈哈!”林殊勾着红衣少年的肩膀,走向休憩的亭子,兴冲冲地说了快半个时辰了。

 

空荡荡的园子里回响着少年朝气蓬勃的声音,秋日的萧瑟都退去了不少。

 

萧景琰故作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哼,你来?你来我还能有消停日子吗。最近还要多读读兵书,皇长兄说用兵诡也,我还差得远呢。而且为什么要偷偷跑出去?莫非又要去那些奇奇怪怪的地方?你就不能听听话……”

 

“停停停!!!!”林殊受不了地举起双手:“你是十七,不是七十。怎么天天这么老气横秋的。真是的,枉费我一番心意,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都第一时间告诉你。以后你就自己在这里喝水吧!”

 

说罢,林殊快步甩开他,气鼓鼓地朝门外走去。萧景琰赶紧拉住青梅竹马的胳膊,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林少帅,我喝什么姑且不论,你说了这么多,怕是有些口渴了吧。”

 

林殊斜着眼看他。

 

“你喜欢怎么弄就怎么弄,今天只是来看看位置。过几天工匠动工,你不放心就来看着好了。”萧景琰对于吃穿用住行这些一向都是不甚在意,既然林殊喜欢这地方,就随他去也无妨。

 

“我拿了些母亲的茶水,你不是最喜欢喝了吗。”恭恭敬敬地递上一杯,剑目星眸里满是压抑不住的笑意。

 

嗅到了茶水的香味,林殊一把抢过来,细细地吹了吹,然后哼地一声品了起来。

 

“咦?好像和平时的味道不太一样诶。”有点怪怪的,不过还是挺好喝的。忍不住又多喝了几口。

 

咕噜咕噜地灌了几口水,萧景琰听后马上探过身看了看嗅了嗅,可他素日对饮茶没有讲究,也没发现跟往日母亲准备的茶有什么不同。

 

“是吗?这是出门前特意给我装好的。如果有问题你还是不要多喝了。”母亲最近很喜欢帮人做些药茶养生什么的,可不是装错了吧。

 

“喝了又不会怎么样,静姨的手艺可是天下一绝,不喝才吃亏呢!你……”林殊刚想笑话景琰杞人忧天,一回头,就看见他俊俏的嘴角边带着未擦干的水渍,映着秋日的阳光,慢慢地滑到了殷红的衣领里。

 

鬼使神差地,林殊舔掉了他唇边的水迹,又凑近意犹未尽地亲了亲柔软而清爽的唇。

 

无限温暖的感觉。

 

“!!!!”萧景琰睁大了圆圆的眼睛,一时震惊得不知如何自处。林殊的那一吻犹如天打五雷轰,将年轻的靖王牢牢地钉在原地,任君妄为。

 

一团燥热的火在林殊的心中渐渐燃烧,他的神智很清醒,但不知为何一看到身着红色劲装的萧景琰就忍不住想跟他靠近、再靠近些。

 

他略带低沉的声音,他挺拔修长的背影,他清澈正直的目光,伴随着逐渐凌乱的呼吸都模糊成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景琰,我、我喜欢你!”林殊抱着萧景琰,有点不敢看他的表情,就索性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气势十足地喊道。

 

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传来,林殊的脸色有些泛红,明明是凉爽的天气,可额头上却渗出了滴滴汗水。

 

他的心里有些懊恼,有些期待,更多的是却一种灼热的渴望,似乎只有萧景琰才能熄灭的焦躁而甜蜜的感觉。

 

突然,林殊浑身一震。感觉自己的耳边似乎落下了一个羞涩而坚定的吻。

 

承君此诺,必守一生。

 

 

也不知是哪间屋子,两人踢上了门便拥吻在一起。他们一直是最了解对方的人,可此时此刻却又变得全然陌生------从未想到过对方竟会让自己如此失控,如此疯狂。

 

林殊将景琰按在墙上,热切地吻过他的耳边、下巴和颈子。景琰也配合地仰起头,胡乱地扯着他自己发小背部的衣服。那个总是阳光灿烂的林殊,此刻仿佛最危险的毒药,让他战栗地享受被燃烧的感觉。理智和冷静如同热板上的水滴,瞬间蒸发不见。

 

十指相扣,紧紧相握。两人间的温度越来越高,下身也渐渐起了变化,无意间碰撞到了一起,那是比自渎更舒服的奇异感受。林殊干脆松开一只手,引导着萧景琰一起上下套弄着。一波一波快乐的感觉像潮水一样涌来,几乎让人窒息,突然---------

 

“……”

 

“……”

 

两人低头看了看裤子濡湿的痕渍,又看了看彼此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同时笑出了声。

 

“景琰,你也太快了吧!”林殊脸皮厚,轻咬了下他的鼻子,笑着靠在他的肩头。

 

虽然刚才放肆了一番,可萧景琰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彼此彼此”的话反击回去,他满脸通红地低下头,准备整理整理衣服,可林殊却吧唧一下亲在他的还冒着热气的脸颊,制止了他的动作。

 

疑惑地抬起眼,林殊的额头就轻轻地抵了过来,撒娇一样地嘟囔着:“我这又精神起来了……”感受到了他下身又逐渐坚硬,萧景琰的眼睛又瞪得猫儿一般滴溜圆。

 

“啊?”

 

看他这般傻乎乎的可爱样子,林殊的心头一颤,忍不住含住他微张的嘴唇,他的下身紧紧地贴住萧景琰不住地磨蹭着,引得后者一阵阵轻颤,可怎么都宣泄不出来,反而越来越坚硬。

 

 

“小殊……”这样下去不行。萧景琰微微侧头避开他活泼的嘴角,喘息着摸索着自己的腰间的衣袋,拿出了一个小瓷盒子:“……你、你等我下……”

 

既然已经确定心意,萧景琰就不再扭捏。身在宫闱之中,床笫之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他需得做好充足准备,才不至于伤了小殊。好在母亲怕他秋燥之日手足皲裂,便经常给他揣着润手的膏脂,否则今日……

 

打开盖子,在林殊好奇的目光下,萧景琰咬咬牙,挖了一块便往自己的后身用力地探去。冰冷的、黏糊糊的感觉让他本能地抗拒着,眼眶也开始泛红,这种缓缓扩张自己的感觉仿佛要将下身撕裂般的难以忍受。一根、两根……

 

林殊虽然对风流之地没什么兴趣,但并非丝毫不知人事,以两人多年的默契,大概也猜到了接下来的光景。

 

饶是林少帅脸皮再厚,也不禁结巴起来:“景、景琰?!你、你你你你-------我我我我我-------”

 

难得看到伶牙俐齿的林殊也有今天这么吃瘪的时候,要不是此时此景,萧景琰真想仰天大笑。

 

“我我我我-------你你你你你------”林殊还在语无伦次地结巴着,虽然头脑混乱,但下身却越来越精神了,甚至还一跳一跳地胀痛着。

 

萧景琰本来就又难受又羞愧,被林殊这么一聒噪更是恼羞成怒,他空不出手,就干脆用嘴堵上。

 

林殊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萧景琰,脆弱、羞涩却又义无反顾,正气凛然。如此旖旎的床第之事被他做的如此慷慨激昂,怕也是天下独一份儿了。

 

就是喜欢这种耿直,就是喜欢这份赤子之心,就是喜欢这种天真的坚强和死心眼的倔强。

 

想到这里,不禁紧紧抱住挺拔劲瘦的身躯,谁能知道不解风情的大水牛,也会让人如此意乱情迷?

 

“小殊,好了。”萧景琰有些不好意思地侧过俊脸,解开了两人的衣物。

靖王少年练武,身体柔韧匀称,拉着林殊坐在堆叠的衣服上,然后扶着他的肩膀,缓缓坐了上去。

 

萧景琰一向英气勃勃的眉目间逐渐染上春色,眼角蓄积不住的泪水滑了下来。他努力地扬起头,仿佛这样就可以把眼泪逼回去一样。肩膀上的长发随着上下起伏的动作滑到胸前的突起,……林殊的脑袋轰一下子炸了。他感觉得一股热流汇聚到了自己的鼻子里,然后啪嗒啪嗒地开始流了出来-----

 

“小、小殊?!你流鼻血了!!”他慌慌张张要起来,却被混杂一起的衣服绊得直接扑倒了林殊。

 

“嘶-----要断了要断了景琰你轻点,哎哟哟哟……”

 

“抱歉抱歉,可是你……啊,你、你先别动……小殊……殊……啊……”

 

“流点血又不会死。你专心一点行不行啊……”

 

“你、你先擦擦……啊……慢、慢点……啊……”

 

“没空啦!”

 

 

 

 

 

 

 

另外一处------

 

宫女:糟了,我把靖王殿下的茶装错了,那是别人的养生壮阳茶!!!!!不过也没关系吧,反正殿下也不爱喝茶。恩,还是不要告诉他了。我真机智,啊哈哈哈哈

 

 

 

 

 

 

 


评论(3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