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年少时(续)

因为上次的肉写的真的太不爽了(根本没有写什么实质性的好吗


于是我痛定思痛,觉得再炖一锅。俗话说勤能补拙,写着写着,大概就慢慢会写了吧……(远望

还是很渣,大家凑合着看, 如果能多多告诉我意见就更好了!我会努力改进的~

另,感谢拖鞋棒棒给我提供的细节梗和翅膀膀一直的鼓励,还有好多看文的同好们!


注意:人物OOC,略有强迫性描写,但无流血


======================


------听说了吗?林少帅好像要定亲了。

 

------什么?怎么回事?

 

------前几天少帅单独走山路的时候,救了一位落难的漂亮姑娘,那姑娘原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对咱们少帅一见钟情,听说过几日还要来亲自上门道谢呢。估计这亲事啊,嘿嘿,也差不离了。

 

------哎哟,郎才女貌啊,不错不错。赶明儿我也多走走山路,看看能不能有什么艳遇,哈哈。

 

 

萧景琰有多日不见林殊了,听闻他昨日回来,高兴得不得了,可刚踏进林府,就听见大家兴致勃勃地讲着林殊的八卦,原本轻快的步伐也不禁停顿了下来。

 

前几天也有人跟母亲提过要选靖王妃的事,那时萧景琰忙着习武读书,也没放在心上。现在一想,小殊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啊……

 

“景琰!!!!”林殊大老远地跑了过来,兴奋地抱紧了他,在他耳边轻声地说道:“我可想你啦。”

 

 

“我也是……”紧紧地回抱住林殊,萧景琰也跟着笑了出来。

 

 

 

 

 

一群人笑笑闹闹地吃着晚饭,谈论着这次出征的奇闻趣事,尤其是林家少帅的英雄救美。

 

 

林殊倒是不谦虚,清了清嗓子大大方方地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她一个弱女子遇到危险,我男子汉大丈夫还能见死不救?再说不就是几个不入流的强盗嘛,跟我们赤焰军遇上的那些相比,差得远啦!”

 

瞥到景琰也专注地听着,漆黑的眸子亮晶晶地看向自己,眨都不眨。

 

林殊恨不得重现当时自己的英雄事迹。他本来就性格活泼,能言善道,一见意中人颇感兴趣,更是讲得天花乱坠,神乎其神。

 

 “那姑娘漂不漂亮啊?”英雄配美人嘛,大家总是天经地义地联想到最完美的结局。

 

说实话林殊都忘了那小姐什么样了,但为了自己的面子,硬是拍着胸脯回道:“漂亮!特别漂亮!跟仙女似的!”

 

众人羡慕地看着林殊,又纷纷过来询问细节。

 

萧景琰起初还在津津有味地听着林殊的神勇无敌,后来话题的中心偏到小姐长小姐短的,他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儿了。于是一个人悄悄地起身,打算收拾收拾就回去睡了。

 

“……总之就是这样啦!下次再说,我先解个手啊。”林殊看着萧景琰闷闷不乐地离开,赶紧找个借口开溜。

 

本来就是想跟景琰炫耀的,现在正主儿离场了,林殊也没有兴趣再多待。三步两下地追上挺拔俊秀的身影,关切地探了探他的额头。

 

 

“景琰!怎么了?不舒服?”

 

 

摇了摇头,萧景琰刚想说点什么,就被林殊急匆匆地拉进了房间。

 

 

“小殊,我……”热情的嘴唇堵住了一切话语,星星点点地燃起了一簇簇火苗。

 

 

不见的时候还好,也说不上多么想念。紧张地出征、扎营、部署、整顿,然后一鼓作气,大胜而归。林殊策马驰骋在战场之上,英姿勃勃、意气风发。

 

可一见了面,豪情壮志之下的思念与渴望便疯狂地滋生勃发,呼啸着将他们全部吞没。

 

 

直到快不能呼吸才恋恋不舍地分开,他们额头抵着额头,心满意足地看着彼此脸红气喘的样子。

 

“对了,景琰,我有东西给你。”林殊兴冲冲地跑到床边,拿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小圆盒,萧景琰好奇地打开盖子闻了闻。

 

一股特殊的树木香气隐隐地飘而来,清爽怡人得很,原来是碧玉一样的油脂膏。

 

林殊得意地说:“这个叫青瓷膏,是当地的特产,润而不腻,馨而不香。你手脚一换季就容易皲裂,涂上这个是再好不过了。你不是总嫌静姨调的脂膏太香嘛,这个味道又淡又特别,你肯定会喜欢!”

 

这人虽是皇子尊贵,生活上却毫不在意,每次看到萧景琰的手上裂开的小口子,林殊就心疼得紧。可是天天擦着香喷喷的油膏,景琰肯定是不喜欢的。于是林殊每次出征都惦记着有没有适合心上人的上等东西。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终于遇到了,所以林少帅此时此刻,真是开心得不得了。

 

“小殊……”萧景琰珍而重之地看着手中的青瓷膏,圆圆的眼眶开始泛红。

 

“诶诶诶,景琰你别哭呀!”林殊赶紧拥他入怀,手足无措地转移话题:“你、你要是真的觉得感动,以后就多陪陪我什么的。”

 

“嗯。”

 

“还有啊,我听说静姨要给你纳妃,你可千万不许同意。”林殊气呼呼地说:“你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成亲有什么好,简直麻烦死了……”

 

想到之前林殊要定亲的传闻,萧景琰感到一阵心烦气躁,他故意起身反驳道:“我觉得成亲就很好啊,要是我遇到了美丽的女子,一定要娶她为妻。”

 

“你说什么?”林殊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你都能跟人定亲,凭什么我就不能纳妃?”萧景琰越说越烦躁。

 

“啥?!定亲?!”林殊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你说谁?”

 

萧景琰瞪着眼睛看他装傻,一股无名火窜了起来。

 

“还能有谁,当然是英雄救美的林少帅!”

 

“你胡说什么呢,我连那小姐是圆是扁都不记得,还定亲呢!”

 

 

“刚才明明还说漂亮的像仙女下凡。”萧景琰一着急,手中的青瓷膏啪地一声掉在了床边。

刚想捡起来,却碍于面子违心说道:“这东西还是留着给那个你要定亲的小姐吧。”

 

 

“我辛辛苦苦给你找的好东西,你居然不领情?好!不要就不要!”林殊一巴掌拍飞了盒子,咬牙启齿地说道。

 

 

“哦?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管不着。反正我现在也可以纳妃了,咱们不如看看谁先成亲。”知道自己误会了,可是心里还是不高兴,谁知道林殊还会不会遇到什么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呢!

 

 

林殊一听,气的一把抓住萧景琰,甩到了床上,欺身压了上去。

 

后者没料到林殊会突然动作,天晕地旋之后却已失了先机。他挣扎着要爬起身,却被林殊狠狠地按在床上,扯过床幔的带子紧紧地绑住了双手。

 

萧景琰又惊又怒,试了几下发现完全挣脱不开:“你放开我!”

 

 

“不放不放就不放!”林殊长腿一跨,熟门熟路地撕扯着腰带衣饰,粗暴地将他按成个跪趴的姿势。

 

 

萧景琰想要回身踹他一脚,却被顺势抓住,三下五除二地脱了裤子。

 

他看不到林殊的表情,心里愈加慌张,光溜溜地在床单上胡乱蹬着。

 

“林殊!你找你的天仙美女,我找我的靖王妃,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

小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http://ww4.sinaimg.cn/large/6d6a8ce1jw1exc33uuu9xj20c83kc7le.jpg

http://ww4.sinaimg.cn/large/6d6a8ce1jw1exc33uuu9xj20c83kc7le.jpg


=================


两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汗水淋漓,大口大口气喘着气。林殊一翻身从萧景琰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仰面躺着。

 

他转过头来看着闭眼装睡的萧景琰,愧疚地说:“对不起,景琰。”

 

景琰虽然生气,但冷静下了想了想,自己也确实是说话太气人。他垂下眼睛,沉默了半天,最后小声地说了一句:

 

“可惜了我的青瓷膏……”

 

林殊一听,高兴握着他的手。

 

“你真的喜欢呀!没关系的,我特意跟店老板学了做法,我们可以一起弄,你想要多少都有!”

 

“恩,好啊。”想到怕麻烦的林殊为了自己去学怎么做青瓷膏,心里一下子就暖暖的。

 

 

“对了,你以后可千万别说什么要纳妃之类的气话啊。真是的,气得我现在还头疼。”

 

想想刚才的自己也是挺无理取闹的,萧景琰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许有靖王妃!”林殊强硬地看着他。

 

“就你这么本事,谁能要你的命啊?你不祸害苍生就不错了。”

 

“那不行,你得保证!”

 

“好好好,你放心,我的王妃只有你一个。”

 

“这还差不多,我的少帅夫人也只有你一个。”

 

 

 

第二日,一位娉娉婷婷的小姐来到林府,亲自登门道谢。

 

看到林殊后颈至耳根几道醒目的红痕不由大惊失色,以为是受了什么伤。

 

 

林殊随口说是被只犟脾气的猫挠了,不碍事不碍事。

 

 

“那,恩公没事就好,对了,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

 

林殊心里警铃大作。

 

“你、你说……”瞬间打了八个不同版本的拒绝腹稿。

 

 

“久闻林少帅与靖王殿下交好,小女子对靖王殿下的风姿仰慕已久,能不能……劳烦少帅引荐一下,小女若有机会能够侍奉左右,便心满意足了。”

 

“……”

 

 

 

-------哎你听说了吗?靖王殿下好像要纳妃了。

 

-------什么?怎么回事?

 

-------据说那姑娘好像仰慕殿下已久,不顾危险自己悄悄上路来求见一面。还被林少帅救了下来。

 

--------哎呀,那可真是有缘啊!

 

 

于是,新的流言又传开了。

 

 




评论(1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