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小小 (第一章)

我只是想写个奶爸怎么就这么难。。。。


我为什么要扯进来这么多人。。。


为什么啊为什么。。。。大哭


=====================


 

第一章

 

春风和煦,树影斑驳。天气不凉不热的,正适合赶路。

 

林荫路间的小茶亭里,一位白衣青年正在休憩,修长的手指握住青色的瓷杯,甚好看,甚迷人。

 

来来往往的女子都不禁含情脉脉地偷瞄着,直到看到他旁边的两个粉嫩粉嫩的小孩子-----------

 

切~~~~~~~~~~~原来人都有娃了,还是俩。

 

不过,这两个孩子还真是可爱得紧。大一些差不多五六岁,衣着华丽鲜艳,天生贵气,虽然举止像个小大人,但总是小心翼翼地瞟着帅爹;小的也就差个一两岁,虽不及哥哥锦衣玉冠,但一身红色劲装也非凡品,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的,一看就是个鬼灵精。

 

“父……”

看到萧景琰额角的青筋隐约要出现,就算是小孩子也一样识时务的誉王马上收了口,犹犹豫豫地说道:“我、我那个……”

 

他的小脸憋得通红,嗫嚅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个啥。萧景琰本来就为这件匪夷所思的事烦心,此刻也没有耐心去追问,倒是小林殊不忍心看小伙伴为难,扬起小脸说道:“渴渴!肚肚饿!!我要喝奶奶!”

 

“噗……”萧景琰一口茶都喷了出来。

 

尼玛林殊不带你这么玩儿我的。

 

 

他声音清脆甜美,还带着孩童的软糯,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听了也不忍心拒绝

 

两双眼睛期待地看着大梁皇帝,可后者却装做没有看到,自顾自地喝茶吃饭。

 

 

旁边母性泛滥的姐姐阿姨们路见不平,开始窃窃私语。

 

“居然给这么小的孩子喝茶,这爹怎么当的。”

 

“可不是嘛,还给人家塞干粮吃,真抠门!啧啧啧……这俩孩子能活蹦乱跳长这么大也是命硬。”

 

“哎哟要是我家二宝,我得心疼死。”

 

“听见没,这当爹的好狠的心,都不给孩子喝奶。说不定是偷的孩子呢。”

 

“对啊对啊,听说最近专门有人绑架富贵人家的小孩呢。”

 

 

…………

 

萧景琰挺直了腰,买了一堆桂花酥小糖水什么的背好,然后在一堆鄙视的目光中迅速领着两个“儿子”逃走了。

 

 

他这次托母亲代为处理朝政,然后偷偷出宫去琅琊阁求助,一路上只带了两个孩子和一些必需品。

 

虽然仓促出行,但也别无他法,因为---------

 

他实在是不想跟第四个人解释这俩个孩子怎么来的!!!

 

不幸中的万幸,林殊和誉王并不知道以后的事,他们似乎就是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天真可爱,无忧无虑。赤焰军啊私炮房啊夺嫡复仇什么的都缥缈得像薄薄的的云烟,轻轻一吹就消散不见。

 

否则,两人一见面就打得不可开交,倒霉的还是他这个成年人。

 

 

“给!好吃吃!”林殊把最喜欢的点心放到了萧景琰的手中,换回了他的神思。

 

他第一眼就喜欢这个睫毛长长、眼睛润润的人,忍不住跟他亲近。虽然爹爹娘亲都不在,但是在这个人身边,就像回到了家一样温暖------除了没奶喝。

 

 

碧绿的草地上一大一小的身影那么温馨动人,却显得旁边的誉王更加孤单。

 

不过没关系。

 

他安慰自己,一直不都是一个人嘛。

 

父皇遥远得就像一个符号,母后也是端庄高贵得不敢亲近;宽大的、冰凉的床铺,每次都只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萧景琰看着誉王落寞的样子,想说点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平心而论,他以前跟誉王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顶多就是鄙夷他虚伪自私、不顾百姓死活;若说亲情,那也是淡的跟白开水一样。但亲眼看到他自尽,身体里那一半的血也不是无动于衷的。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如果一切能够重来,他是不是可以走上一条正确的路?

 

 

 

 

琅琊阁。


 

蔺晨拿着甜瓜试着逗逗飞流,可后者并不买账。

自从梅长苏逝世后,飞流一直兴致不高。他坐在屋顶上看着蔚蓝的天空,等待着一个永

远不会回来的人。

 

 

“诶……”蔺晨摇摇头,他自己都郁郁寡欢的,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振作起来呢?

 

想到京城的那一位连哀思的时间都没有、天天操劳朝政,他的心里更是难过。

 

有时候活下来的,才要承受着最大的痛苦。

 

随手抽出一张情报信笺-------

 

“啪叽!”无辜的甜瓜摔到了地上,引来飞流不满的白眼。

 

 

“萧景琰带着两个幼童偷溜出宫,没带任何随从------小孩子连奶都没得喝。”

 

 

蔺晨怀疑自己看错了,又逐字逐句地念了一遍。

 

难道说那东西真的有用?

 

可也不会是两个幼童啊?

 

应该是……

 

他心虚地拢了拢袖子,将纸笺收进了怀中。

 

萧景琰你别怪我啊,我也只是听过传闻而已,姑且一试。

 

 

“阿-------嚏---------”马车里的成年人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赶忙看看两个熟睡的小团子,生怕吵醒了他们。

 

怀里的林殊倒是惊了一下,但扭动几下就接着流梦口水了。旁边靠着他睡的誉王倒是马上醒了,怯生生地往远挪了挪。

 

萧景琰怕他跌下去,刚想伸手,就听赶车的人大声喊道:

 

“有山贼啊!快跑!”

 


评论(1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