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小小 第二章(下)

我一直觉得吧,靖王殿下虽然面部表情严肃了些,脑补还是很丰富的


弹幕嗖嗖地那种……


人物还是好OOC 啊,希望能博大家一笑就好了,真的很仓促地写出来,见谅。我觉得根本写不出来小孩子万分之一的可爱啊~(抽泣

======================================

(下)

 

 

 

当今的大梁皇帝以仁治国,不愧为一代贤王。

 

唯独对太上皇只维持着基本的礼仪,并无太多众人称颂的孝顺之举。

 

大家心知肚明,也就不多评论。毕竟山河社稷为先,百姓们的安居乐业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萧景琰对父皇心狠手辣地残害忠良之事恨之入骨,但天地良心,真没有想过要做他哥的爹。

 

在客栈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并且做了番积极的心理建设之后,他趴在床上决定跟誉王兄好好谈一谈。

 

 

“誉……萧景桓啊……”怎么叫怎么别扭。

 

“是!”誉王一脸期待地扬起小脸,清澈的眸子闪闪发光。

 

旁边的林殊鄙视地看着他狗腿的样子,翻了个身,屁股冲着小誉王准备呼呼了。

 

--------他喜欢的人,就是他的,谁都抢不走。

 


孩童天真无邪的期待目光看得萧景琰有点心虚,他斟酌了很久字句,最终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

 

“……咱能不能换个称呼……?”讲真那一声“父皇”杀伤力太大了,即便是久经沙场、见惯大风大浪的前靖王殿下,也被虐了个片甲不留、毫无还手之力。如果当初誉王真的用一米八几的身形喊出这么个称呼,估计萧景琰要么当场自尽,要么就跟他同归于尽。

 

看到小孩子有些黯然的眼神,他赶紧补充道:“虽然我不是你父皇,不过我们也是亲人啊,很亲的那种。”打死都不要说我是你弟弟这种话,绝对不说!

 

“恩,有多亲?”

 

“就是……很亲很亲啊。”

 

“很亲很亲是有多亲呀?”

 

“这……”萧景琰一下子被问住了。

 

是啊,有多亲呢?

 

对于林殊年幼的时候,他并不陌生;所以面对三头身的小小少帅,只有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巨大的满足,仿佛心中缺失已久的一块拼图终于回到了家。

 

温暖,幸福,岁月静好。

 

 

可对于誉王,却没那么简单了。

 

明明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却有了这么一段奇遇。

 

萧景琰抱着他小小的、圆滚滚的身体的时候,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原来,誉王兄孩童的时候也会哭鼻子、也会想要粘着父皇、也会害怕被人抛弃……

 

那么小的身体,却没有母亲温暖怀抱的保护,在没有月亮的夜里会不会瑟瑟发抖呢?

 

 

“?!”

 

眼圈又开始泛红的大梁皇帝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胆敢偷亲-----不对,是光明正大地去亲-----当今圣上的萧景桓。

 

“我懂了!就像亲亲那么亲!”

 

他笑弯了眼,得意地说道。

 

挤压了好几天的担忧烦恼一扫而空,萧景桓开心地拉上被子,不出一会儿就开始呼呼大睡。

 

 

什么跟什么嘛。

 

 

听到这么孩子气的话,萧景琰忍不住也跟着笑了出来。

 

“对,就像亲亲那么亲。”

 

 

“噗嗤……”

 

窗外有人!

 

他马上将两个小孩子藏好,目光如炬,随时准备出击。

 

只见一袭白衣翩然而入,虽然努力不发出太大的声音,但依然笑得毫无形象-----

 

“敢问陛下,你跟蔺某又有多亲?”


评论(1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