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第一章)

谢谢大家的喜欢和鼓励!新入坑可能手头素材不多,如果有易恩宝宝的有趣的梗请不要大意地投喂我吧(跪地


因为我是码字废柴所以更新会比较慢,,,,,嘤嘤嘤

真的好喜欢白衣夫夫啊~(心


PS:果然匆忙之中全是虫啊,稍微改动了一下,嘿嘿

=======================================


第一章

 

 

相对于波诡云谲的各国关系,百姓们更津津乐道的则是各种雅俗共赏的民间排名,虽然未必中肯,但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还是足够吸引人的。比如大家一直喜欢的“中原四美”排名,即使每次都会掀起一番唇枪舌战、腥风血雨,也丝毫不影响人们为自己爱慕的对象奋力一战。反正现在天下太平,除了吃啊喝啊,就是欣赏美景美人了。

 

 

众所周知,陵光貌若好女,慕容谪仙之姿,将星玉面银袍,公孙芝兰玉树,蹇宾冷艳俊美……

 

天玑的新任国师若是知道有人爱慕蹇宾的相貌,一定打心里钦佩这些不知死活的英勇之士。王上美则美矣,然而心机深沉、杀伐果断,毫不手软。满朝文武猜不透君王的心思,对他是又敬又怕,甚至有人怀疑王上的血都是冷的,正如天玑国冬日的满天飞雪。

 

除了殉国的齐将军,蹇宾的身边从未有过亲近之人。

 

齐之侃对于謇宾之重要,不言而喻。


发觉天象异变,将星再现,国师便立即留意起来。

 

果然,天官署在将军墓边发现了昏迷的齐之侃躺在墓边的空地上-------身着下葬的银袍铠甲,手中紧握自己铸造的宝剑-----除了略显苍白的脸色和紧紧闭上的双眼,根本与常人无异。

 

国师当机立断,把齐之侃带入王宫,将此事毫无隐瞒地告诉了蹇宾。

 

 

“国师辛苦了,这件事办得不错,本王重重有赏。”

 

蹇宾轻轻地给齐之侃盖上锦被,转身说道。

 

“臣谢过王上。”

 

“不过,之前可有人利用星象之言让小齐受了不少委屈,而且这死而复生,实在匪夷所思。”蹇宾看向松了一口气的人,笑得一派和颜悦色。

 

“国师说,会不会再有类似流言蜚语,诋毁我国的上将军啊?”

 

“这……”信奉巫仪占卜的天玑子民确实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他被王上眼角眉梢的笑意看得发毛,连忙接道:“齐将军是我国栋梁之才,怎么会是灾星?上任国师曲解天意、罪大恶极!明明是王上勤政爱民,打动上苍,让将星再临,佑我天玑长盛不衰。而且天官署的人亲眼所见,白光之中,齐将军现身王宫,威风凛凛,是大吉大利的祥兆啊!”

 

 

 

而眼下,这位“威风凛凛”的上将军,正一点一点地后退着,躲着步步逼近的人。

 

“小齐刚刚说什么?”蹇宾坐上床来,压低声音问道。

 

易恩曾经觉得Evan对他凶得很,还气Evan丢了他的电话卡,可与眼前这位一比,马振桓简直是和蔼可亲菩萨在世。虽然脸长得一模一样,但真正的帝王威严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甚至连穿越到剧本里的惊慌都顾不上去考虑了。

 

“我、我我不是齐之侃,我叫易柏辰……”易恩咽了咽口水,还想后,却发现后面的墙已经让他无路可退了。

蹇宾冷笑一声,倾身捏住他的下巴

 

“小齐刚刚清醒,难免会说些胡话。”

 

“我真的不是……”易恩僵直着身体,动也不敢动。

 

 

 

“本王说你是小齐,你就是小齐。”

 

看到蹇宾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易恩就很没骨气地闭上嘴巴,任由自己被他紧紧抱在怀里,心里默默腹诽:

 

Evan你的演技根本不过关!真正的蹇宾王超级超级可怕的好吗?!

 

天玑的君王将脸埋在易恩的肩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本王的小齐,回来了。”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你是何人?这里是何处?”

 

“你醒了?诶……你的腿骨折了,所幸受的伤得不重,要不是我啊,说不定你已经被山上的猛兽叼走了”

 

“……你是谁?”

 

“我?我姓齐。”

 

 

相处数日中,蹇宾的伤势已渐渐恢复。他得知此人名齐之侃,自小在山中长大,除了已故的师父和几个猎户,几乎没见过外人。

 

除了铸剑之术,文武双全的齐之侃更是百年难遇的将相奇才,如若出山,任何君王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收为己用,共图霸业。

 

白衣的少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他捧起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亲昵地跟它贴着额头。

“你很喜欢它?”蹇宾仪态优雅地走了过来,伸手摸了摸圆滚滚的兔子。

 

“是啊,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抓到活的呢。”漆黑的眼睛像月牙儿一样弯了起来,跟小兔子一样纯良清澈,十分可爱。

 

“想不到,你还是个心软之人,喜欢便养……”

 

蹇宾话还没说完,只见齐之侃手起刀落,将兔子迅速地去毛扒皮,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烤兔子啊就要吃新鲜的,不然死了后肉特别硬,这只正好给你补补身体。”

 謇宾一哽,婉转地拒绝了。


“……你吃吧,我还不饿。”

 

“诶?凉了就不好吃了。”齐之侃一心看着兔肉,没留意几粒碳灰落在了鬓发上。

 

“小齐……”

 

蹇宾扶住他的肩膀,贴着耳边轻轻地吹走了浮灰,四目相对之时,露出了明艳动人的笑容。

 

 

齐之侃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蹇宾似笑非笑地看着那抹落荒而逃的白色身影,眼眸中闪动着晦暗不明的光。


评论(19)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