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第二章)

易恩真人超级可爱!!!最近沉迷易恩无法自拔~(捂脸)


最近有点忙,可能更新会变慢,大家请不要期待(根本没人期待好吗)


能有这么多人喜欢真是太好了,谢谢留言的大家,爱你们么么哒

============


第二章

 

 

天玑国土大部分是林地山峦,不宜耕种,并不如天权一般富饶多产、国库充盈。然而蹇宾机敏过人,勤于朝政,将整个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实属难得。

 

然而再贤明的君王也是人,都会有些嗜好什么的。比方说有人喜欢古玩,有人喜欢美女,有人喜欢狩猎,而蹇宾政事之余,就是吃饭睡觉看小齐。

 

 

 

上将军身长玉立,英姿不凡。舞起剑来更是矫健轻盈如蛟龙出水、银光闪烁若梨花翩飞------正所谓美人如玉剑如虹,确实是赏心悦目得很。虽然这嗜好算不上什么祸国殃民的昏君之举,可总让人觉得哪里怪怪的。

 

 

 

 

今日秋高气爽,正是适合游猎骑射的好天气。

 

蹇宾甚至特意为齐之侃在王宫里修建了小型的演武场,时不时召唤他来演练一番。如此光明正大地欣赏齐将军龙章凤姿而不被一剑劈死的,恐怕世间只此一人。

 

练武末了,齐之侃略带羞涩地浅浅一笑,顺从地让蹇宾牵着自己的手离开,安静而美好。

 

 

 

而此时,易恩在场中站得笔直,气势十足地……跟看台上的蹇宾大眼瞪小眼。

 

“小齐今日为何如此拘谨?”

 

“我……”我不会啊!骑马射箭练武我统统不会啊!

 

易恩心里苦,但易恩没法说啊-----因为蹇宾一口咬定他是齐之侃,连反驳的机会都不给;而且他也确实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神奇的设定,往常遇到突发状况都有明杰他们帮忙解围,自己只要傻笑就好了,可现在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怎么办啊?!

 

突然他的脑中灵光闪现,猛地拍了下大腿-------

 

“王上,臣新学会了些东西,今天就不看练武了吧。”哼哼,我好歹也是出道了几年的艺人,也是有点小才艺的。

 

“哦?”蹇宾饶有兴味地挑起眉,好奇地问道:“小齐还会什么?”

 

“我会唱歌跳舞讲笑话。”易恩自豪地抬起下巴,亮亮的眼睛信心十足地看着蹇宾。

 

虽然我是音痴舞痴,但这是古代诶,他们没有见过现代的东西,肯定都会被我的才艺折服,哈哈哈……

 

想到这里,易恩不由地挺起了胸膛。

 

“小齐何时对伶人乐师之流的技艺感兴趣了?”蹇宾更加感兴趣了。

 

“也罢,本王近日心情郁结,不如先讲个笑话听听。”

 

不光是蹇宾,所有的侍从卫兵都竖起耳朵听着-----天玑国的上将军讲笑话诶,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是。”易恩清了清嗓子,装作很严肃地说到:

 

“叶问……啊你们不知道谁是叶问,算了这不重要。就是爸爸让儿子给他倒水喝,儿子不孝顺嘛,就不倒水。爸爸很生气地说,你这样是要逼爸渴死吗?!”

 

然后就开始握拳抵唇,来了段节奏感十足的B-BOX。

 

完美!

 

易恩自己评价,然后赶紧补充到:“你们不知道B-BOX哈,B-BOX就是一种节奏口技,很酷的,像这样……”说着又打了几个节拍。

 

整个演武场上一片静默,蹇宾自出生以来第一次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啊哈哈哈哈哈哈!!!”

“噗嗤!”

“!!”

 

蹇宾没忍住,扑在案几上笑得直不起身,拂袖打翻了旁边的酒樽;侍从们强忍着笑意,颤颤巍巍地收拾着,却一不留神把整壶酒碰洒了;卫兵有的实在控制不住,连佩刀都掉在了地上……不过谁也没有力气去责罚他们,能保持呼吸不笑死就算万幸了!

 

大成功!

 

易恩觉得效果很满意,也跟着众人一起笑了出来,露出了两个大大的酒窝。

 

 

“小齐啊小齐……”蹇宾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努力直起身来。

 

“你这蹦蹦跳跳、胡言乱语的跟鬼附身一样,不过倒也是有趣得很。本、本王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哈哈……你总是给本王带来惊喜。”

 

他一直冷艳高傲,不怒自威,此时却笑得毫无形状,色如桃花,连发冠都歪到了一边,居然显露出几分天真烂漫的少年气息。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齐之侃抬眼见到蹇宾,脑中立即就想起了这句诗。

 

他在屋里正收拾东西准备跟蹇宾出山,虽已下定决心追随他一生一世,但毕竟是从小长大的地方,还是十分留恋的。

 

上面几卷书是师父毕生的心血,一定要好好研读;这些很珍贵的矿石,也要带着;还有那把为了纪念自己生辰,师徒一起铸造的的小匕首……

 

师父在临终最舍不得的就是齐之侃了,而且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他离开这里。

 

“小齐啊,你命中有劫,一旦遇上,便不得善终。师父不能护你周全了,以后你就在这里潜心铸剑修习,方可平安。为师相信以你的天资,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千万不可随人出山,切记!切记!”

 

齐之侃的手突然停住了,他苦笑了下,慢慢地将包袱里的东西又放回原处,珍而重之地收好。

 

带着又能怎样呢?

 

自己此生都不会回来的。

 

 

对不起,师父。这是徒儿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违背您的意愿。

 

您若在天有灵,就保佑徒儿,能在有生之年一直保护他吧。

 

 

 

他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偷偷抹掉了眼角的泪花,拿起包袱冲着院中负手看天的人粲然一笑。

 

“好了,我们出发吧。”

 

“你的东西这么少?”蹇宾有些意外,看了看大部分还是自己的伤药和两人赶路的衣服,齐之侃几乎什么也没拿。

 

“嗯,天色不早了,我们出发吧。”齐之侃打开院门,眼角眉梢一派喜悦之情。

 

蹇宾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

 

“罢了,到时候小齐缺什么,我直接送你就便是。”

 

齐之侃笑了笑,并未接话。

 

我什么也不要,只希望你一世平安,幸福快乐。


评论(1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