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第三章)

第三章




为庆贺将星重现天玑,蹇宾大赦天下,减免三年赋税,并于宫内宴请群臣,共同赏月。

 

“小齐,今日是复生后第一次正式露面,本王亲自替你更衣。”

 

“王上,这万万使不得啊。”易恩条件反射地按剧本回道,随即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按照这个时间线,都更过无数次衣了,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

 

可是经常蹇宾说一句话,他就像被齐之侃附身一样,自然而然地回答,丝毫没有违和感。

 

 

---------因为他对剧本实在是太熟悉了!

 

易恩清楚自己没什么演技,但接了角色就要好好工作的道理还是明白的。所以他认认真真地读着剧本,用心揣摩着角色,努力地将自己带入那个战乱传奇的时代,甚至有的时候说的梦话都是一段一段的台词,经常被剧组的朋友拿来说笑。

 

“使不得?”

 

蹇宾扶起慌乱行礼的易恩,白皙的手指暧昧地滑过他的下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本王对小齐做什么,都是使得的。”

 

“!!!”

 

什么情况?!

 

易恩吓得双手捂住嘴,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他原本就圆圆的眼睛此时睁得更大了,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瞪着蹇宾。

 

 

“你你你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易恩心中天崩地裂,鬼哭狼嚎:他一直以为蹇宾和齐之侃两人是感情很好很好的兄弟,虽说剧本中是暧昧了点,可并没有这一层关系啊!

 

“小齐为何如此羞涩?”蹇宾看似不解地走向易恩,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

 

“王上请自重!”

 

“自重?本王记得小齐大腿内侧有颗痣,每次摸上去小齐就更加热情……”

 

 

“停!”易恩抬起胳膊,低头在额前比了个叉。

 

我只是个十九岁的孩子请不要荼毒我好吗?

 

“更衣更衣,我们快来说更衣的事!”

 

蹇宾看到他耳根都红了便不再逗弄,转身来到战甲旁,垂下眼轻抚着精致的纹路。

 

易恩在他身后上蹿下跳,捂住双颊大口大口地深呼吸,努力地降着温,并没有注意王上的神色,不知何时已由刚才的戏谑转为了淡淡的落寞。

 

“小齐……”

 

 

宫墙之外,两个黑影一闪而过。

 

“确定是齐之侃吗?”

 

“虽然时有癫狂怪诞之举,但却是本人。”

 

“我速去报告主上,你继续打探。蹇宾多疑,切不可打草惊蛇。”

 

“是!”

 

 

蹇宾知道现今的天玑,百姓已经渐渐不再奉巫蛊之术,这是好事。所以他安排国师放出些有利于将星的传言后,又宣称齐之侃之前因为受了重伤,天玑为防止遖宿的奸细刺探,便安排他诈死养伤。现今天下安宁,齐将军的伤也已痊愈,便不再隐瞒了。

 

 

 

宴席之上,易恩坐在蹇宾身边,努力无视众臣惊诧的眼神,礼数周到地喝着敬的酒。

 

他就算历史功课再不好,也知道王上的身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坐的,自从知道蹇宾跟齐之侃的关系之后,他已经开始自暴自弃,放弃治疗了。

 

 

--------居然真是诈死复生的齐将军?!

 

-------齐将军居然跟王上并肩而坐?!

 

大家都不知道那个消息更加震惊。

 

 

不过文臣姑且不论,齐之侃以前带过的军士再次看到自家将军,心中是真的欢喜。这些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一一来到他面前,眼含热泪。

 

“齐将军,末将是粗人,不会说什么,大伙看到你还活着,真是、真是太好了!”

 

“是啊!我就说将军舍不得天玑,不会轻易离开我们的!”

 

“将军诈死那段日子,兄弟们天天嚷着要给你报仇呢。战场上圈都不要命了,多杀一个是一个,大不了早点下去陪将军喝酒!”

 

“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操练,末将都要等不及了!”

 

 

这些热血的汉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甚至摩拳擦掌地想跟齐之侃切磋切磋。虽是平平常常的大白话,却深深地感染到了易恩。他的眼眶发热,刚想说点什么,就被旁边的蹇宾打断了。

 

“今天是齐将军重伤初愈、回归天玑的好日子,什么死死生生的啊,本王最不爱听了。”蹇宾笑意盈盈地说着,却并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

 

“你们将军好得很呢,不过小齐身体还是有点虚弱,操兵演练之事稍后再议吧。”

 

说罢蹇宾站起身来,举起酒杯,众人见状也纷纷绕到宫殿中央,躬身下拜。

 

 

他目光如炬,一身精致华丽白衣,尊贵之至,恍若天神下凡。

 

就连易恩也为他的风姿折服,无法将视线移开。

 

“天佑我国,常盛不衰!”

 

 

 

“嗝……Evan我跟你讲啊……嗝……”沐浴之后醉酒的易恩便抓着蹇宾不松手,胡言乱语地嘟囔着。

 

年轻的帝王挥挥手,侍从便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他将易恩温柔地放在床上,也跟着躺下身来,支起手肘细细地端详着百看不厌的俊朗五官。

 

 

“小齐啊小齐,本王……”


评论(1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