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第四章)

好像越来越短小破烂了……擦汗


但是我真的在努力更文,翻滚~~快来夸夸我哦


接下来要开始放飞自我,大撒狗血了,真的会OOC得犹如天边的浮云哦!小伙伴们请做好心理准备~(捂脸)


如果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入的话,请大家看在小齐将军的面子上给我留个全尸~23333


ps:一般来说,这里面出现的小齐都是回忆,可能我没有表述清楚,给大家的理解带来了麻烦,真是非常抱歉哈~


从这章开始,我会把回忆用分隔线表示


===================

第四章


“Evan……不要老说我脏啦……就是一点点……”

 

“你还乱丢我的SIM卡……”

 

“嗝……又胖了怎么办啊……粉丝说我的脸又圆了……”

 

寝宫之内的灯影幢幢,投在易恩轮廓分明的睡脸上,显得他更加俊美无俦。

 

蹇宾看他时不时地像小孩子一样蹦出些莫名其妙的话,还不停地打着酒隔,不由地也跟着弯起精致的眉眼,笑了出来。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描摹着一次次出现在梦中的面容。

 

英气勃勃的剑眉,自从入宫后便笼罩着淡淡的委屈--------

 

“我的。”

 

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漆黑清澈的眸子,毫不掩饰对天玑王的忠诚和爱意---------

 

“我的。”

 

英挺的鼻子会在大笑的时候微微皱起,无端显出几分稚气--------------

 

“我的。”

 

如玉的脸颊上有两个圆圆的酒窝,每当他抿起好看的嘴角,便如同春风化雪,霁月无边----------

 

 “我的。”

 

 

蹇宾目光闪动,凑前抵住了他的额头,喃喃地说着:

 

 

“本王的小齐,统统都是本王的。”

 

熟睡的易恩似乎觉得有点痒,就揉了揉鼻子,蹇宾抓住了他的手,摩挲着指腹上长年握剑磨出的茧,放在唇边一点一点地吻着。

 

齐将军虽然一身银袍战甲,威名远扬,但身着常服之时,只是个笑起来略带腼腆的俊朗青年。耳边垂落的小辫子衬得他面色更加白皙,完全联想不到他在战场上的雷厉作风。

 

如此惊才绝艳的人物,谁不觊觎?

 

“小齐,其实本王曾经对你起过杀心,你要是知道,会不会怨恨本王?”

 

“你有惊世之才,颠覆天下之能,若是为他国所用,简直是所有君王的噩梦。整个天玑的百姓都压在本王肩上,本王赌不起。”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所以那时候,如果你不愿来我天玑,本王只能……”

 

蹇宾不忍地闭上眼,又缓缓地睁开。

 

“小齐离开山里的那天,看你什么都没有带,本王就明白你这辈子都不打算回去了。”

 

“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会喜欢本王这种人呢?本王阴险狡诈、面冷心狠,为了天玑,即使算计了全天下人也在所不惜。”

 

说到这里,他自嘲地勾起了嘴角。

 

“呵呵,不过本王更傻,最后连自己的小齐的算计进去了。你说,我们谁更傻一些?”

 

 

易恩咕哝了一声,可能是觉得姿势有点不舒服,他抽回手,直接低头蹭到了蹇宾的怀里,像八爪鱼一样紧紧抱了上来。

 

天玑国冷心冷面的君主不禁一愣,随即温柔如水地回抱住他的后背,一夜好梦。

 

 

 --------------------------------------------------------------------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齐之侃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平日练武,惯于早起,但转头看到蹇宾还在睡着,便乖乖地侧躺了下来,不再动作。

 

身体被仔细清理过了,还很精心地换了件柔软的贴身衣物,后面、后面……虽然有点肿胀,但已并无大碍。

 

 

想到昨晚的种种缠绵之举,即便是战场上叱咤风云的齐之侃,也不禁面红耳赤,几乎要烧了起来。

 

他虽对蹇宾一见倾心,誓死相随,却并没有奢求过肌肤之亲。此生此世所求一二,不过是守护好蹇宾、守护好天玑。

 

手还被天玑王十指交扣地握着,齐之侃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精致艳丽的脸庞,眼中满是浓郁得化不开的情意。

 

没有人甘愿雌伏人下,婉转承欢,但是为了蹇宾,他什么都可以做到,只要蹇宾开心就好。

 

哪怕是要他的命,也无怨无悔。

 

 

因为,那个人是那么孤独,那么寂寞,殚精竭虑地为天玑谋划着一切-------

 

 

可除了自己,却无人真心疼他。

 

 

 

 -------------------------------------------------------------------

“啊……”易恩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睡在一个人的怀里,仰头看了看,正好对上了Evan的视线,他脑子还迷糊着,就继续往这人怀里拱过去。

 

往常Evan都会直接一脚踹他出去或者捏着脸蛋左右扯扯扯,而现在居然很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体贴地说“再多睡一会儿吧”,真是难得诶……

 

难得个鬼啦!

 

易恩猛地抬头,结结实实地撞到了蹇宾的下巴。

 

“咣------”

 

“痛痛痛痛!!!!!”

 

“嘶……”

 

两人一个捂着头顶一个捂着下巴,眼里都有泪光打着转儿,互相对视了一会儿,看到对方狼狈的样子,都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对不起啦,是不是很痛啊。”易恩连忙道歉。

 

他发现昨晚跟蹇宾睡到了一起是真的吓到了,尤其是知道了两人并不是单纯的君臣关系。他赶紧低头检查了下自己,又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还好还好……

 

“小齐这般小心做什么?”蹇宾看到他这幅天真稚气的样子就忍不住开始逗弄。

 

“跟本王在一起这几年,什么没做过?”

 

易恩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了,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严肃真诚一些,直直地看向蹇宾的眼睛,活脱脱就是齐之侃在世的样子。

 

 

“王上,你听我说,我真的不……”

 

话音未落,只见一支利箭破窗而入,蹇宾一把推开易恩----------------

 

“噗叽!”

 

箭头从蹇宾的肩膀穿过,洒下了一篷血雨。

 

“Evan!!!”

 

易恩冲过来接住蹇宾软软倒下的身体,撕心裂肺地喊了出来。

评论(1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