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第五章)

每周都在提心吊胆地等更新……


今天晚上我好方!小伙伴们快来抱紧我~




===============================================

第五章

 

易恩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离鲜血和死亡这么近。

 

 

 

若是录节目的时候有人开玩笑地问他:“突然看到Evan为了保护你,被人暗算倒在血泊里,你会怎么样反应?”

 

老幺确信自己肯定会很夸张地大叫,说一定被吓傻、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之类的,然后跑过去抱抱Evan。

 

看到后者努力憋着笑假装虚弱的样子,也跟着爆笑出声,露出可爱的大酒窝,笑闹成一团。

 

哈哈哈哈哈超级有趣的,一点也不干。这个梗下次直播一定要用到!

 

在亲眼目睹蹇宾浑身是血地晕倒之前,易恩一直这么认为--------

 

可现在,易恩失控地喊出了“Evan”的名字后就迅速地冷静下来。他用身体护住蹇宾,撕下内袍紧紧地按住伤口止血,没有丝毫犹豫。

 

“召集所有侍卫!保护王上!”易恩沉下脸,大声喝道。

 

所有的侍卫和宫人冲进寝宫,看到眼前的惨烈情景,都吓得手脚冰冷、呆若木鸡。

 

“你,迅速叫医官过来;你们,守住这里,禁止任何闲杂人进入;你们,仔细盘查附近所有的人,看到可疑的人-------无论是谁都立即拿下;你们,立即封锁宫门,不许任何人出宫。记住,封锁所有消息,不许走漏一点风声!”

 

易恩有条不紊地一一吩咐道,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蹇宾。

 

天玑君王惨白的脸上溅了不少鲜血,让原本精致的五官此刻显现出不祥的脆弱,易恩用尽浑身的力气想要阻止血液的流失,可颤抖的双手仍然感觉到一股股温热浸透了白色的布料。

 

他额上的青筋爆了出来,控制不住地吼道:“医官呢?!医官!医官!!”

 

蹇宾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易恩看他这样,心如刀绞,生命似乎也跟着一点一点地消逝。

 

他的喉咙越来越紧,快要不能呼吸。易恩第一次恨为什么自己不是真正的齐之侃!

 

如果他会哪怕一点点武艺,说不定就不会连累蹇宾为了救他而……

 

 

 

“将军,医官到了!”一声传喝打断了易恩的自责。

 

医官年岁已大,被侍卫架着几乎是脚不沾地的飞了过来,一进门就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救他!”易恩眼眶发红地抓住医官的手,声嘶力竭地重复着:

 

“救他!”

“救他!求你!”

 

 

王宫的假山隐蔽处,几个人影若隐若现,匆匆而过的侍卫并未发现这里的异常。

“啪!”“啪!”

 

一个个巴掌狠狠地甩了下去,被打的几个人身形摇晃,连忙跪伏在地上。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谁让你们动手的?你们忘了主上的大业了吗!”

 

“这……”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也是疑惑不已:“属下们并未动手啊。”

 

“你们这边安插的人齐了吗?”为首的冷哼了一声。

 

“还有几个在寝宫内殿,未来得及交换消息。”

 

“好,待过几日稍微平静点后,将那几个人一起叫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坏了主上大事。”

 

“是!”

“快去吧,不要让天玑的人起疑。”

 

 

 

早朝之上,一向准时的天玑君王并未出现,大臣们不禁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王上居然没有上朝,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是啊是啊,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就算是以前为了齐将军跟前任国师怄气的时候,也至少会匆匆露个脸,并不会干脆不来呀。”

 

“难道是有什么意外?”

 

“不会吧,虽然感觉宫内侍卫盘查严格了些,但并未听到什么风声呢。”

 

“咳咳!”

 

国师清了清嗓子,拿着手谕走了进来,待众人安静下来后,慢条斯理地宣读:

 

“本王昨夜与齐将军秉烛夜谈,不料染上了风寒,身体欠安,便取消这几日早朝,但众卿家若有要事,奏折差人送到寝宫内,待本王慢慢批阅回复即可,切记不可耽误国家大事。”

 

众臣一听,觉得王上也是一直太过操劳,休息休息也好,再说天玑一切已经步入正轨,除了几次追查无果的刺杀,并无什么迫在眉睫的要事--------------再说现在齐将军回朝,就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大家松了口气,象征性慰问几句,就毫无异议地鱼贯而出,只留下了国师一人。

 

他将手谕交给单独而来的贴身侍从,看他弯下身体恭敬地离开后,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内殿寝宫内---------

 

 

血,终于止住了。

 

 

他的头发披散开,眼睛紧紧地闭着,此刻正安安静静地昏睡在床上,像一个精致美丽的人偶。

 

 

“将军请放心,王上吉人天相,并未伤到筋骨脏器,只是些皮肉伤。如今只需要卧床静养,多多服用些养血生肌的药物即可。”

 

医官看着易恩紧锁的眉头,小心翼翼地回道。

 

齐将军疲惫地挥挥手,勉强勾了勾嘴角。

 

“有劳,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是,下官告退。”医官退了几步,想了想,又回来补充道:“将军也换身衣服吧,否则血腥之气太重,恐怕不利于王上静养。”

 

 

“好,回府把我的衣服……”易恩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早上的中衣--------下摆处被撕得七零八落,鲜血还未完全干涸,在雪白的布料上红的触目惊心。

 

 

 

 

话音未落,只见侍从拿出一身干净的月白底纹的常服,伺候易恩换了起来,身形大小丝毫不差。

 

“这么快?”易恩十分惊讶,他本以为自己的东西都在将军府,来回怎么也得需要一段时间。

 

“回将军,自从您……”侍从斟酌了一下措辞,接着说道:“诈死之后,除了陪葬的战袍和宝剑,所有的服饰都按王上的旨意送入宫中存放,定期与王上的衣物一起清洗打理。王上时不时还会亲自拿出将军的衣袍,出神地看上好一会儿呢……”

 

 

每到夜深人静之时,天玑高傲的君王便卸下所有的防备,拿出还带着那人气息的衣服,在手心中轻轻地摩挲着,似乎努力地维持着他还在身边的错觉。

 

 

 

易恩整理干净之后站在床边,呆呆地看着蹇宾。

 

 

-------属下此生惟王上之命是从,纵使肝脑涂地,亦难报君恩!

 

 

 

 

终于意识到,他,易柏辰,现在是真真切切地站在天玑的国土上!

 

没有导演、没有粉丝、没有剧本、没有家人……没有、没有Evan……

 

 

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让他无法站稳,易恩咬咬牙,扶着床沿坐了下来。

 

 

蹇宾啊蹇宾,你让我怎么办?

==================================



恶搞小剧场


作者(疯狂地拿起小齐遗留下的衣服):噢噢噢噢,这件衣服上有小齐的味道~!!!好香好香


蹇宾&小齐:……


易恩:喂,妖妖灵么,这里有个变态……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