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第六章)

隔了好久的更新,大家可能连前面的剧情都忘光了吧……(其实我也是)


因为跟原设定有点冲突,所以在这里再重新说一下背景吧


最后天玑并未被灭,大胡子国也并未统一天下,而是各国休战后都达到一种平衡,目前来说是互不干扰


小齐是为了保护天玑战死沙场,蹇宾厚葬小齐后还是兢兢业业地治理着天玑,而且剧里面国师那一票人都被蹇宾处理了,换上了新的人。


酱紫~~最后,谢谢大家喜欢,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像我这种废柴文笔肯定有很多说不清楚的地方),我一定尽力解释明白~

---------------------------------------------------------------


第六章

 

清爽的晨风吹入安静的寝宫里,带来了秋露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几日几夜不眠不休地照顾王上,侍从医官们都面露倦色,颇有些支撑不住。

 

易恩见了,有些于心不忍,昨夜便让他们都下去休息,只留层层卫兵在寝宫外巡逻。

 

他本想守到蹇宾醒来,但一直紧绷的神经抵挡不住强烈袭来的倦意,最终还是以一种很不舒服的姿势睡了过去--------他像小动物一样蜷缩在床边,长长的头发拖曳在地上,看起来十分地可怜。

 

 

 

“唔……小齐……?”昏睡了几日的蹇宾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床边熟睡的白色身影。

 

床沿边的人毫无反应。

 

“小齐?这样会掉下去的。”

 

还是毫无反应。

 

“小齐?”

 

“王……”

 

蹇宾挥了挥手,制止了闻声而来的侍从,让他悄悄地退下。

 

勾起了清丽的嘴角,蹇宾想了想,笑着在他耳边轻轻地唤道:

 

“易柏辰?”

 

“……?-------啊!!!”易恩动了动,却冷不防栽下床去。

 

蹇宾眼明手快拉他入怀,却被他压住了肩膀的伤口,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蹇宾!”

 

趴在他胸口的易恩马上支起身来,看到敞开的衣襟露出了微微渗血的绷带,急得语无伦次:

 

“你怎么样啊?!要不要叫医官来?!你流了好多好多的血啊!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对不起我是不是弄痛你了?!你看是不是又流血了?!……”

 

蹇宾笑意盈盈地将他的头扣在未受伤的那侧肩膀,轻轻抚摸着他绷紧的后背,柔声安慰道:“本王没事,小齐莫要担心。”

 

“可是……”易恩也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温顺地由他抱着。

 

“小齐,本王就想安安静静地抱一会儿你,好吗?”

 

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甚至带着一丝祈求和撒娇,就连铁石心肠的人都无法拒绝这样的蹇宾。

 

易恩心中一动,继而转为一种酸涩,蹇宾的这份感情,是给齐之侃的,与他这个莫名其妙的闯入者毫无关系。

 

“你是天玑的王,不应为了一个臣子赔上性命,这不值得。”

 

而且我也并不是他,只是个冒牌货罢了。

 

轻抚易恩后背的手停了一瞬,便带着他坐起身来。昳丽动人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他内心深处,那铺天盖地的情意让十九岁的少年心跳加速,快要窒息。

 

“小齐,只要能让你回来,什么都是值得的。”

 

蹇宾此时重伤初愈,容颜清减,长发从肩头垂下,脆弱得像一个精致的人偶。易恩想起寝宫内那些齐之侃的遗物和侍从们的言语,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

 

他知道两人间情深意重,也明白没了齐之侃的蹇宾是多么的痛苦。Evan还有家人有哥哥们有朋友,而这边世界的蹇宾,却什么也没有了……

 

天才将军不在了,就让他这个普通人去守护孤单的天玑君王吧

 

 

他回抱住蹇宾的腰,闷声说道:“我不会武艺,也不能舞剑给你看。”

 

“没关系。”

 

“我不知道怎么铸剑,也不懂什么朝政。”

 

“没关系。”

 

“我连马都不会骑,也不会领兵打仗。”

 

“没关系。”

 

“我……”

 

蹇宾在他的头顶落下了一个温柔的令人心碎的吻,封住了易恩所有的话。

 

“只要小齐在这里就好。”

 

 

易恩在他怀里闭上了眼,深深地呼吸着混杂着药香的清冷气息,默默地对自己说--------

 

但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学习武艺,学习领兵打仗,学习怎么样才能好好保护你。

 

我的蹇宾大人。

 

 

暗暗下定决心的易恩并没有发现窗外一闪而过的黑影,而抱着他的蹇宾却抬眼瞄去,轻蔑地露出了一丝冷笑。

 

 

-----------终于要露出马脚了吗。

 

 

 

 

天玑的王宫,虽然比不上天权的华丽奢侈,绚丽夺目,但亭台楼阁之间也布置得错落有致,颇有意趣------用易恩现在的心理活动来说,就是大、绕、晕。

 

看到蹇宾面带倦容,易恩就贴心地等他睡下之后便离开了寝宫。

 

他在宫里随便地逛着,准备熟悉熟悉地形。以防再有什么突发状况,自己连北都找不着,更别提帮忙救人了。

 

既然已经决定留下了,就好好做吧!不会的东西可以学,不认识的人可以慢慢结交……只要对蹇宾有用的事,易恩觉得自己似乎什么都可以去做。

 

而且他虽然不会舞剑给蹇宾看,但是可以唱歌跳舞讲笑话呀!

 

嗯嗯嗯,说到这里,应该编几个古代人能听懂的笑话。

 

 

 

他边想边走,不知不觉抬起头,瞬间傻眼。

 

这里是哪里啊?!

 

他想找个人问问路,却发现这里是一片僻静幽暗的假山,连只蚂蚁都没有。

 

 

“惨了……”

 

易恩左右看了看,发现哪里都是一样,根本不知道怎么走出去。他歪着头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露出了两个大大的酒窝。

 

有了!

 

粲然一笑的齐将军,绞尽脑汁想出的好办法就是------拔出腰间的宝剑随便丢一下,看剑尖冲那儿就往哪儿走------像以前每次考试丢橡皮一样选答案。

 

 

 

 

可他的手刚刚放在剑柄上,就被一块布巾捂住了口鼻,刺鼻的气味呛得他剧烈地挣扎了几下后,便软软地瘫了下去……

 

 

蹇宾,你要小心……

 

 

 

“王上,如您所料,齐将军被那些暗桩带走了。”国师恭恭敬敬地向床上的蹇宾回道。

 

蹇宾一扫刚才的虚弱模样,目光冷若冰霜:“哼,还真是沉不住气,本王以为还要多放些饵呢。”

 

“你嘱咐暗卫盯紧这些人,这次务必要铲草除根,一个不留。本王倒要看看,在天玑王宫潜伏了这么久、对本王的行踪了如指掌的这些刺客,到底是何方神圣。”

 

“臣明白,这就去办。只是……”

 

“国师有话不妨直说,你是本王的暗卫,无需顾虑太多。”蹇宾扬起眉毛,静等下文。

 

“若是情势不妙,齐将军的安危该……”

 

蹇宾垂下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却是转而问道:“让你准备的事如何了?”

 

“已经差不多了。”

 

“差不多?”蹇宾不悦地眯起了眼睛。

 

“臣该死!”国师连忙下跪谢罪。

 

“你死了就能万无一失吗?”蹇宾冷哼一声:“记住,本王最讨厌模棱两可的话,不要让本王听到第二次。”

 

“是!臣明白!”

 

“下去吧,本王累了。”蹇宾扶着额头,这回是真的要准备休息了。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