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现代AU]非你不可(第一章)

私设多如“蹇宾叫小齐的次数”,大家不要深究,233333~


娱乐圈AU,人物OOC,跟真人无关~


PS:我觉得还是挺雷的



希望大家喜欢~~~


===========================


非你不可(第一章)

 

虽然是个工作日的清晨,但机场的两边还是站满了狂热的粉丝------

 

“啊啊啊蹇宾大人我爱你!!”

 

“蹇宾你好帅!永远支持你!”

 

“蹇宾!蹇宾!”

 

“啊啊啊啊啊他来了!!”

 

 

 

突然人群一阵骚动,只见一个高挑的身影在安保人员的簇拥下走出了机场。虽然带着口罩,但他还是礼貌地摘下了墨镜,一双桃花眼温柔地弯了起来,微笑着跟自己的粉丝打招呼。

 

 

“谢谢你们的支持,辛苦了。不过还是希望大家注意安全哦。”

 

 

一个电力十足的眼神瞬间秒杀了全场-----果然,颜即是正义。

 

 

 

 

 

 

 

蹇宾在休息室里兴趣缺缺地翻着手里的新人资料,粗略地扫了几眼发现连照片都没有,就随意地扔到了桌子上。

 

“所以说,公司是让我在新戏里面带这个人?”

 

“还没最后决定呢,老板就是想问问你的想法。”蹇宾的经纪人跟他好声好气地商量道。

 

谁都知道蹇宾现在红得发紫,于是很多三线四线的小艺人都希望能借着这股东风窜一窜混个脸熟什么的-------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能一夜爆红了。

 

 

公司曾经给他安排了很多后辈,但效果都不理想。

 

因为蹇宾的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跟谁搭戏都如同深坠爱河一样,引人入胜,所以久而久之,大家就记住了这个面容俊秀、情深似海的男主角,至于女主角是谁,反而印象都模糊了。

 

总之,所有的热播剧都是这个模式:铁打的蹇宾,流水的女主--------

 

跟谁都有夫妻相,只能是演技而不是真心,随随便便凑成一对就说是真爱,吃瓜群众们并不买这种简单粗暴的账。

 

而现在,公司似乎又开始打起了利用蹇宾人气组西皮的注意。

 

 

“我的想法?”

 

哼地冷笑了一声,蹇宾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靠在沙发上。

 

 

 

“我的想法有意义吗?”

 

 

“话不能这么说啊,如果你真的不愿意,老板也会考虑的。”经纪人知道他刚下飞机睡眠不足,也就不再多说了:“这是新人的资料,你带回去详细看看,毕竟以后有段时间可能要一起工作,酒店已经订好了,我先开车送你过去吧。”

 

 

 

 

 

 

 

 

 

 

---------蹇宾,想不到你是这种人!亏我还把你当成好兄弟,原来你一直把我当成傻子耍!

 

 

 

--------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会临时换人,我听到的消息确实是你演男一啊!我是真心替你高兴的。

 

 

--------少来这里装好人,你知道我为了这个角色付出多少吗?!我从一年前就开始推掉所有的工作,全心全意地为这部戏做准备,本来还以为你是好心陪我对戏,原来那时候你就开始算计了!

 

----------我真的没有要抢男一,从来没想过!我是真心实意想帮你的!

 

 

----------滚!我没你这种朋友,你做了什么自己最清楚。

 

 

 

“我没有做!!!”

 

 

蹇宾大喊一声坐了起来,气喘吁吁地看着前方。他拿起床头的手表,发现已经到第二天下午三点了。

 

自嘲地笑了笑,原来过了这么久,他还是放不下以前的事。

 

长长地叹口气,他光着脚拉开了窗帘-------初秋下午的阳光暖暖地洒满了整个屋子,宁静而美好。

 

 

横竖现在也睡不着了,蹇宾索性拿起新人的资料,一边喝着水一边读了起来。

 

 

“噗……”当红小生毫无形象地喷了口水--------

 

“……男的……?!”

 

现在的世道都怎么了!

 

蹇宾一边找毛巾擦水一边愤愤地想着。

 

 

 

晚饭的时候经纪人来到了酒店,看着面无表情的蹇宾不禁擦了一把冷汗:虽然工作时的蹇宾认真努力、亲切随和;但私下里还是很……不好说话的。正想着怎么打哈哈的时候,蹇宾冷冷第说了一句话:

 

“我不同意。”

 

“哈?”

 

“和新人捆绑宣传,我说,我不同意。”

 

 “真的……不考虑一下?”经纪人试着劝劝这个脸色能冻死人的主儿:虽然老板是放话说看看蹇宾的意思,但真要明目张胆地跟公司对着干还是弊大于利的。

 

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蹇宾贵气十足地斜倚在沙发上,一副懒得理你的样子

 

“好吧,我知道第一次跟男性新人捆绑西皮你是很介意啦。”经纪人也理解他心里必然不会高兴--------由于相貌太过精致漂亮,蹇宾经常被人怀疑是GAY。这种事对于一个直男来讲还是挺闹心的……

 

 

“最近就是特别流行这种暧昧向的剧嘛,能吸引大批大批的投资商呢。”

 

 

“先不说这个,这部戏意义对你真的很大啊:有你最想合作的导演,还是你最想尝试的题材,如果你不同意捆绑,公司考虑到宣传问题,很可能找个能接受的人来演了。毕竟这种小众题材,你这种高人气的一线演不演无所谓啦。”

 

俊美的眉毛不易察觉地挑了挑,但一向了解蹇宾的经纪人还是发现了这个细节。

 

他窃笑了一下,继续劝说道:“公司难得给你接这种古装剧,若是为了一个没见过面的新人拒绝可就太不值得了啊。再说让你带新人,又没具体规定让你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最后还不是得看你自己。你要是不喜欢,就随便应付下好了。”

 

“总之这部戏的剧本你也见过,写得特别用心,哎呀这个王上的形象塑造的真丰满啊,内心戏也很复杂,现在可是很少见到这么良心的设定了……”

 

 

“这个资料太简陋了,连个相片都没有。”蹇宾扬了扬手里的几张纸,皱着眉头打断了经纪人的话。

 

 

经纪人知道他这是同意了,兴冲冲地继续说道:

 

“正要跟你说呢,其实这个齐之侃也不算是新人了,就是一直不红,据说脾气不怎么样,人缘差,你看资料上连照片都被人撕掉了。大概仗着自己长得好耍大牌吧。不过他要是聪明点,这次肯定会学乖的,要么就基本告别娱乐圈,永远也别想出人头地了……”经纪人耸耸肩,遗憾地摊着手。

 

 

蹇宾想了想,说道:“把他以前演过的戏找出来给我,全部都要。”

 

 

“啊?全部?”

 

 

危险地眯起了那双漂亮的眼睛,蹇宾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家的经纪人。

 

“明白!我马上去!”

 

经纪人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只剩下蹇宾一个人在酒店里看着窗外繁华的夜色-----------

 

 

齐之侃吗?有点意思呢……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