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现代AU]非你不可(第二章)

 

 我觉得我可能夹带了点私货。。。。希望大家海涵


以及,我要是再开新坑我就剁手~嘤嘤嘤




=========================================

非你不可(第二章)

 

乱世之中多疑而善于拿捏人心的君王,将星现世而忠心耿耿的将军,面对波诡云谲的复杂局势,他们君臣关系的发展冲突无疑是新戏的一大看点。

 

 

蹇宾早早地爬起来看了下剧本,虽然他跟新人的戏不是主线剧情,但真的是十分精彩的故事。

 

其实他更中意将军的角色-------白衣银袍、英雄年少,却最终为了一城军民之命甘愿背负千古骂名,自刎于城楼之上,悲凉而又无奈。这对文戏和武戏来说无疑是十分挑战的,而且最终令人唏嘘的结局也让这个形象更加丰满真实,如果能投入感情用心的塑造好这个角色,绝对会令人印象深刻、耳目一新。

 

 

但是公司给他安排的档期太满,没有时间做打戏和骑射之类的准备,只能让他去演那个戏份不多的君王。不过蹇宾觉得王这个角色也不错,内心戏十足,性格也比将军要复杂很多,跟他以往的类型截然不同,所以也没什么太大意见。

 

 

可君臣之间的对手戏太多,如果没有足够的默契和感情交流是很难演好两人之间的关系,搞不好就会变成单纯的猜疑背叛,那可就白白浪费这么好的人设了。

 

 

不知道这个新人的功底怎么样,愿不愿意去仔细钻研这部戏;如果有心的话,这个角色一定不会让他吃亏。

 

想到这里,蹇宾刚要看经纪人发给他的新人资料,就听见有人很礼貌地敲了敲酒店的门。

 

 

 

“您好,我、我是齐之侃,想来跟你聊聊新戏。”

 

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睛,让蹇宾一下子想到夜空中最明亮美好的星星。

 

 

 

 

 

 

华灯初上,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人们都急匆匆地往家赶,但讨论了一整天剧本的蹇宾和齐之侃却丝毫没有要休息的意思。若不是中途有经纪人安排好的客房送餐服务,估计两人连吃饭都忘记了。

 

“蹇宾我给你带……”

 

经纪人推门一抬头,就看见蹇宾垂下眼,对一个长相可爱的男生温柔地说着:“本王信你。”



“啪叽。”

 

《当红小生指染未成年,温柔贵公子的真面目!》《万千少女痴心错付,原来你是这样的蹇宾!》

《不爱红颜爱蓝颜,人气明星的必经之路!》……

 

一堆迷之标题在脑中中呼啸而过-------

 

手里的甜点摔到了地上,经纪人“呼”地窜了过去,像王母娘娘一样叉着腰隔在两人中间。

 

“你们在干什么?!!!”

 

 

被吓了一跳的齐之侃睁大了圆圆的眼睛,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后退了几步。

 

 

经纪人转过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这位少爷哭诉:“蹇宾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可都指着我这饭碗呢,你可不能这样自毁前程。虽然这个小男生长得是不错啦,但你也好看啊,真的寂寞了就照照镜子解解馋吧,这时候千万不能搞这种乌七八糟的事啊!跟那个不受待见的齐之侃搭档就够我头疼……”

 

 

“经纪人!”蹇宾看到齐之侃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便立刻阻止他说下去,可还是迟了。

 

他慌忙地说了声“对不起我有事先走”,就抓起剧本就匆匆地离开房间,留下一脸错愕的经纪人和扶着额头的蹇宾。

 

 

 

 

 

 

在齐之侃看来,一个演员,只要站在镜头前,就必须呈现自己最好的表现-----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发生什么------任何事情都不能成为敷衍的借口。他可以不眠不休地赶着进度,绝不开口抱怨一句;也可以忍着高烧坚持演出,等一切工作结束之后再晕倒住院……这种认真的性格得罪了不少同事和高层。

 

面对众人的白眼和厌恶,他一直都坦然接受;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温柔俊美的蹇宾可能会跟别人一样讨厌自己,心里就慌乱得不知所措、恨不得立即消失。

 

 

 

气喘吁吁地跑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不小心撞到了来探望他的经纪人。

 

“哎呀,没事吧。”经纪人很少见他这么失态,不禁关切地问道。

 

齐之侃摇摇头,勉强地露出笑容宽慰他:“没有,我很好,就是走得有点急。”

 

“跟蹇宾对戏还顺利吗?他没有刁难你吧。”

 

 

“我们聊得很好,对于角色的一些看法也差不多,相信演出来的效果会比较有默契的。”一提到工作,他的情绪明显高涨了起来,眼睛也闪耀着自信的光芒。

 

被他的飞扬的神采所感染,经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那我就放心了。你要好好把把握住这次机会,这样的话,苦也没算白吃。不然按照老板开的条件,你就得……”

 

实在是不忍心明着说出来,他拍拍齐之侃的肩膀,苦笑了一下:“你就好好演吧,我一直相信你有这个实力的。”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清爽阳光的男孩子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勇气答应如此苛刻的条件。

 

 

“放心吧,”齐之侃抿起嘴角,露出了两个深深的酒窝。

 

“这是我自愿做出的选择,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后悔。”

 

因为我曾经为站在你的身边而努力过,这就足够了。

 

 

 

 

 

 

 

 

“蹇宾~~~我真的不知道他就是齐之侃啊!”经纪人收拾完垃圾后,跟闷头读剧本的人哭诉到。

 

后者不为所动,专心致志地边读边做着标记。

 

 

“大家一直说齐之侃脾气臭啊,容易黑脸啊什么的,我又没有接触过本人,就以为是个趾高气昂的讨厌家伙,谁知道会是这么可爱的小男生啦!”

 

想着他睁大眼睛、受惊的无辜样子,经纪人罪恶感爆棚,恨不得穿越回去抽自己两巴掌。

蹇宾继续看着剧本,回忆起白天两人讨论剧本的情景,不禁勾起了端丽的嘴角-----------

 

 

“这里君王中了敌人的反间计,所以开始怀疑将军……”他拿出笔,在剧本上圈出几句台词。

 

“蹇宾,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觉得这里王不只是单纯的怀疑,在内心深处还是非常想信任将军的,但作为一国之君,肩膀上的责任太重,不能只凭自己的直觉喜好去做决定,因此他一直在寻找确切的证据:不是为了揭发将军,而是要证明将军并没有背叛他。”清澈的眼睛认真地看着他,十分专注地解释着。

 

 

“哦?你这样解读倒是有点意思。”蹇宾点点头,觉得这样的处理似乎更符合两人的关系。

 

 

 

“我、我就是随便说说。”齐之侃得到了前辈的肯定,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毕竟两人已经是生死之交,怎么能够仅凭几封来历不明的书信,就变成了怀疑猜忌?这不浪费了之前的种种感情深厚的铺垫了吗?”

 

 

心中微微一动,蹇宾闭上眼试着模拟了下剧里的场景。等再睁开的时候,他努力压住暗潮涌动的情绪,深深地看向对方漆黑明亮的眸子。

 

“小齐,只要你说出来,本王就信你。”狭长精致的双眼混杂着深情和算计,让齐之侃的脑中一片烟花绚烂:


他知道这个将军这一辈子,都逃不出王的手掌心了。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