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第七章)

我真的开始放飞自我了啊,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嘤嘤嘤……

虽然很短小,还是希望大家喜欢~~这篇真的不会坑啦,大家放心!


不过另一个蹇齐的AU就不好说了……(根本没人看好吗


总之,食用愉快,谢谢每个给我留言点赞的姑娘~群么么

每次想要放弃看到大家的留言和鼓励都好开森~给大家比心!

==============================================




第七章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无论是太平年景还是战乱时期,每个国家都或多或少有些别国的细作,反正你有我有大家都有,细细追究起来谁都脱不了干系,索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但放眼天下,像天玑这般被刺客深入到王宫内部,也实属罕见。

 

 

所以别国君王可以不通武艺,但天玑的君王是绝对不行的。时不时的遇刺已是家常便饭,若不是齐之侃心思缜密、武艺高强,只怕蹇宾坟头上的草都几尺高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蹇宾无能。那时候他还只是个侯爷,进王宫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提揪出这个隐蔽组织了。可如今战乱初平,这些刺客就是天玑最大的威胁。一旦王遇刺身亡,整个国家必然大乱,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易恩睁开眼,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在头顶,吊在一个阴暗潮湿的石室之中,双脚堪堪能着地。他试着动了动,“哐啷哐啷”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回响,阴森可怖。

 

 

咽了咽口水,他开始给自己打气:“不要怕不要怕,你现在是齐之侃、战神男,他们不敢轻易对你怎样的。说好的以后要好好保护蹇宾的,这些都搞不定以后就更别提别的了……”

 

 

“齐将军,别来无恙。”

 

易恩抬起头,看到进来的身影,之前的恐惧担忧全都转化成了满脸的惊讶。

 

“你、你不是……”

 

 

原本谦卑恭敬的面孔出现在幽暗的光线中,目光中的阴狠让易恩更觉得身上发冷。

 

想不到日日夜夜伺候蹇宾的亲信侍从,居然是潜伏在他身边最大的威胁。

 

“我是谁并不重要,不过你几次三番地坏我好事,本是不想留你,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他上前掐住易恩的下巴,不怀好意地摩挲着:“蹇宾似乎从哪里得来了起死回生之术,相比较你和他的命,我对这个更感兴趣。”

 

“天玑王对齐将军还真是情深义重啊,我这些年可是一直看在眼里。为了找到让你活过来的办法,他动用了所有的力量,简直是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最荒谬的道听途说,他也必须试上一试。”

 

“若是有人这般对我,我也舍不得去死啊,更何况是蹇宾这样的美人。”

 

 

厌恶地转过头,易恩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冷冷地回应道:“这种无稽之谈,居然也有人信?”

 

 

“我本来是不信的,但是看到齐将军嘛,我就不得不信了。”他的手滑到了易恩的颈侧,感受到虽然虚弱但依然跳动的脉搏。

 

 

“齐将军是怎么死而复生的,不妨说于我听听-----或者,我直接去问问天玑王?”

 

易恩心中一惊,辩解道:“我那是诈死……呃!”

 

 

“侍从”握紧易恩的脖子,冷笑道:“当初齐将军下葬的时候,我趁无人之时亲自验的尸,你是死是活我会不知?不如干脆我杀了你,看看蹇宾如何让你复活!”

 

“放、放手!!咳咳……咳”易恩奋力挣扎着,却毫无用处。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肺内的空气快要消耗殆尽,像火烧一样难受。

 

“大人,那位说,要留齐之侃一命,我们只要杀了天玑王即可。”门外迅速闪过一人,想要阻止假侍从。

 

 

“闭嘴。有了起死回生这等本事,谁还甘愿做别人的走狗?整个天下都是我的囊中之物!”假侍从狂妄地打断他,继而恨恨地说到:“若不是你们中的人轻举妄动,射杀蹇宾,我也不至出此下策,孤注一掷。”本可以继续暗暗搜寻复活之法,但现在整个王宫戒备森严,尤其是天玑王身边时时都有齐之侃守着,简直铜墙铁壁,难以下手。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那位安插在天玑王宫的所有刺客都召集到一起,铁了心要逼出蹇宾复活齐之侃的法子。

 

 

“属下知错。但、但我们的人确实没有行动。”犹豫了半天,他吞吞吐吐地回复道。

 

“笑话!难道他蹇宾吃饱了撑的,自己杀自己不成?”

 

 

 

“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优雅地响起,只见“国师”低头打开门,恭敬地为身后的人让出了位置。

 

 

“不愧是跟了本王多年的侍从啊,还真是了解本王。”眉飞入鬓、眼角桃花,一身华美白衣翩然而至-------

 

不是蹇宾是谁?

 

TBC……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