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 (第八章)

快完了快完了终于快完了!!!!撒花!

以后再来中长篇我就是、就是……


匆忙之中居然忘了打上最后两句话,抱歉抱歉,已加


==========================

第八章

几个月前,深夜-------

蹇宾独自一人在寝宫里焦躁地走来走去,精致的眉头紧紧皱着,似乎很久都没有舒展过了。



突然,一阵细微的响动传来,他猛然转身,看向暗处人影,没有好气地责问道:

“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吗?”

“属下无能,请王上责罚。”

“行了行了,你真是越来越像小齐,真不愧是他带出来的人。”蹇宾摇摇头,满心的烦躁似乎消退了很多,甚至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属下要是有齐将军万分之一的本事,也不至于让王上操劳至此。”曾经的斥候、现今的暗卫真心实意地自责道。



不屑地哼了声,蹇宾瞟了他一眼:“本王自从掌管天玑以来,一直想要把这股势力连根拔起,多年来才得到这点情报,若是被你区区几日一举拿下,岂不是显得本王很没用?”

“呃……属下不是这个意思。”他知道王上其实在变相地安慰他,只是这种方式……除了齐将军,一般人还真吃不消啊。



蹇宾见他这个困窘的样子,心情大好。他背着手,看向窗外的明月,自言自语道:

“小齐这个人啊,跟本王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喜欢把所有的过错揽到自己身上,然后一脸羞愧内疚,看起来又可怜又可爱。本王那时候也是坏心眼,故意逗他说出这番话,然后看着那双漉漉的眼睛里只有本王的样子,恨不得直接搂住,永远都不放手。”

“王上……”

他知道王上失去将军之后,那种刮骨剜心的痛苦,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宽慰的。身为下属,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做好王上吩咐他的事。

透出水光的妩媚眼角渐渐浮现出愤怒的红色。

“这一切都是本王的错!若不是本王妄自尊大、狐疑不决,怎么会听信国师谗言,以至于延误战机,赔上了小齐?!”

说到这里,蹇宾一拳砸向窗框,沉闷响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惊心。

暗卫立即冲出来阻止他,恳切地劝慰道。

“王上保重身体!”

蹇宾喘着粗气闭上眼,很快就恢复到了平时冷冷的样子。

“谁让你出来的?不是说过没有本王的吩咐绝对不能露面吗?回去。”身边还不知有多少眼线,一丝一毫也不能松懈。

“属下知错。”

看看他还乔装成新国师的样子,蹇宾没好气地挥了挥手。

“本王白天见这张脸,晚上还得见,真是无趣得很。”



“属下……”暗卫连忙退回到暗处,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时日不多了,‘那件事’若真能如传闻所言实现,必须尽快揪出这些刺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蹇宾抬手制止他,略微沉吟了一下,正色吩咐到:“找个箭术好的,然后等本王的命令,适当的时机伪装成刺客袭击本王,他们必然阵脚大乱,这样才有机可趁。”



“王上,这太危险了,万万不可啊!”暗卫一听,大惊失色。

不以为然地整理着衣袖,天玑王看似随意地说到:



“本王心意已决,勿需多言。”



就是有这种人,对珍爱之人狠心,对自己更加狠心。



假侍从和手下警惕地盯着蹇宾和“国师”,他心知大事不妙,便立即回身扣住易恩的咽喉,不放弃最后的挣扎。



“蹇宾,我知道你能来到这里,手下的人应该都被处理掉了。天玑王真是好手段!但是现在,齐之侃在我手里,你千算万算,还是祺差一着,他在你心中的地位,想必大家都清楚得很。”

“那位”知道自己为起死回生之法而起了反心,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而蹇宾这边更是恨不得将自己这些势力连根拔起。如今这般狼狈境地,若不全力一搏,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他猛然用力,易恩便疼得醒了过来。



“蹇、蹇宾……?”



一见熟悉的清丽面容,易恩的鼻子不禁一酸,之前的坚强镇静全都溃不成军:他最最难过的一点,就是明白自己终究不是齐之侃,终究还是成为了他的拖累。

“呜……你不要管我,他、他要杀你,你快点抓住他!呃……”



假侍从的手下狠狠地打了他腹部一拳,易恩便痛得说不出话。



“国师”见状,正要上前,却被蹇宾拦下,他不解地看着王上,不知这是何意。

“你这情报工作做得不错啊,都做到本王的床底下了。”冷笑一声,他丝毫不见预料中的慌乱。

“本王与小齐自是情深意重,若是小齐有难,本王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假侍从跟手下迅速地交换了下眼神,似乎看到了一线生机。



他们抬手解开了易恩手上的镣铐,打算以他为质,威胁蹇宾不可轻举妄动。

手脚被吊的时间有点久,易恩感觉四肢软绵绵的,使不上半点力气。可即使如此,他还是拼命挣扎着,努力不让自己成为蹇宾的累赘。

“放开我!放开我啦!蹇宾你不要管我!你千万不能放他走!这个坏蛋一定会来杀你的!”

虽然易恩十分虚弱,但假侍从丝毫不敢掉以轻心,见他如此,便心烦又掐紧了他的喉咙。

抬眉浅笑,酒窝深深地印在白皙的脸颊之中。

“不过,谁跟你说他是齐之侃了?”



话音刚落,石室之中除了蹇宾、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易恩看着眼前美丽的君王,突然觉得无比陌生。


“一个替身而已,是死是活与本王何干?”


“本王的小齐,是独一无二的。”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