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第九章)

忙到飞起。。。。。。泪奔
提前祝贺易恩底迪生快!我能不能厚脸皮地把这个当成是贺文?(顶锅盖跑走)
下一章差不多就完结了,开森!!!
==================



第九章

易恩最怕上节目了,总觉得自己不会说话又不会炒气氛,经常尴尬地冷场。但只要有Evan在,那双温柔又漂亮的眼睛认真地看过来,他就觉得这些似乎也没那么困难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Evan的存在Evan的包容Evan对他的各种好,从未想过那张俊美得过分的脸会对他露出如此冷漠的表情------无论是马振桓,亦或是蹇宾。



“你、你知道了……?”张了几次口,最终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也是,演技本来就没有Evan好,又一直像个傻瓜一样什么都说,这还看不出来的话,天玑王早该换人了。

蹇宾没有看他,只是轻蔑地嘲讽着浑身戒备的假侍从。

“若是真的小齐,本王宝贝还来不及,怎么会轻易地落到你的手里?本王这几日戏做得十足,就等着你这条大鱼咬钩呢。”



“你!!”

假侍从方寸大乱,手中唯一的筹码对于天玑王上来说没有丝毫价值。没想到冒着背叛“那位”的风险寻求的回生之术居然是个骗局,而自己一直以来的苦心经营也变成了个笑话。



趁他心绪不宁之际,蹇宾迅速上前抢过出神的易恩,“国师”也立即配合王上,与其他两人混战到一起。



“易柏辰!快跟我走!”蹇宾抓住他冰冷的手向门口跑去,易恩偷偷擦了擦眼角,什么也没说地跟在后面。



被吊了许久,滴水未进,肿胀酸痛的双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虚弱,可他还是咬着牙、拼尽全力地跑着。



就算蹇宾从来没有在意过一个叫易柏辰的小艺人,他也怨恨不起来。

他怎么可能比得过齐之侃呢?




看到两人冲出石室,假侍从大吼一声,让手下缠住“国师”,自己纵身跃去。



苦心经营了这么久,居然还是栽倒了蹇宾的手上,想到这里,他就不禁恨得牙根发痒。

就算死路一条,也要拉上天玑王垫背!



“国师”一看势头不对,拼死解决掉敌人之后便立即尾随而上。



“王上小心!”



眼见蹇宾二人就要被追上,情急之下将长剑掷出,没想到那人居然丝毫不躲,硬是生生受了这一剑。



“蹇宾!今天我是无论如何也活不成了,有个天玑的王陪葬,我也不算亏!”



说罢,他拔出胸口长剑,带着狰狞的笑容向蹇宾冲去-------



“……”

易恩扑了过去,用单薄的身体挡住了袭来的利刃。



“易柏辰!!”

蹇宾惊慌失措地抱住易恩缓缓软倒的身体,大脑一片空白。



易恩看到假侍从被追来的“国师”制住,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至少,至少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就好。





天玑朝堂之上,众人看到几日不见的蹇宾气色红润,精神抖擞地处理着近期的政务,都松了口气。虽然有些眼尖的大臣们发现贴身侍从换了个人,但似乎并没怎么在心上。



“这几日本王身体不适,有劳各位爱卿了。”



蹇宾看起来丝毫没有异常,商议了一些事情之后便退了朝。



走到室外的时候,阳光略微有些刺目。医丞匆匆走过来,用只有蹇宾能听到的声音说到:



“王上,齐将军醒了。”





假侍从虽然下手毒辣,但好在蹇宾反应快,及时拉住易恩避开要害。所以背上的伤口只是看着吓人,并未危及性命。

止了血之后休息了一夜,易恩就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感觉怎么样?”蹇宾轻声问着他,温柔如水。



“嗯,我没事。你别担心。”易恩趴在床上,勉强笑了笑,就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了。



两人无声地待着,曾经的拥抱亲昵都变成了冰冷的讽刺。



“易柏辰,等伤好了,本王就把你送回到你原本的世界。”蹇宾想要摸摸他的头,但手指略微动了动,还是放了下来。



“哦,好啊……什么?!”易恩突然反应过来蹇宾的话,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抓住蹇宾的肩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瞪得溜圆溜圆。

“哇!疼疼疼!!!”

“小心伤口裂开,快趴下。”蹇宾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龇牙咧嘴的样子,反握住肩上的手,轻柔地将人脸朝下地按在床上。



仔细地检查了下易恩的伤口,确定没有大碍后,蹇宾才松了口气。



易恩虽然身子不敢再瞎动了,但是脖子却一直扭向蹇宾,恨不得转个一百八十度。



“真的吗?!真的吗?!你能送我回去?!”



“当然,是本王将你召唤到这里,当然也能送你回去。”



蹇宾轻叹一声,将整个事情细细地告诉易恩。



“天玑信奉巫蛊之术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确是有些鬼神之术能够实现常理难以想象的事。本王自小齐离世后,就一直在寻找起死回生之法,希望能再次见到小齐。”



“然而,世上哪有那么简单的事?”



自嘲地勾起了嘴角,蹇宾的眼中浮起了无限的伤感。



“千辛万苦寻得的回生之术,其实只是移魂之法。人死不能复生,本王终究还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本王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再见到小齐,会是怎样的欣喜若狂。小齐回来后,本王一定要把之前很多未言之语统统说与小齐听。”

“告诉小齐本王有多在乎他、有多珍惜他、有多爱他,告诉小齐其实他的心意本王一直都明白,告诉他本王一生只认定小齐一个人……”

看到他精致俊美的脸上浮现出向往的神情,易恩的心中一痛。

“然而,你等来的并不是齐之侃,而是易柏辰。”

苦涩的滋味在胸口蔓延开来,背后的伤口似乎都失去了感觉。

“是。”蹇宾的眼角泛着淡粉色,惨然一笑。



“错过的就是错过了。本王,终究还是带不回小齐。”

“本王的小齐,再也回不来了。”



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抓住易恩的心脏,让他难过得无法呼吸。不敢想象连自己也离开的话,蹇宾会心痛到什么地步,这种无尽的孤独和悔恨会如何折磨他,直到最后一刻。



他不顾蹇宾的阻止,张开双手抱住熟悉又陌生的天玑王--------



“能回去我也不回去,我要留下来陪你。”



要是没有小齐,你该怎么办?



要是连我也没有了,你又该怎么办?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