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金金

[蹇齐]未言(第十章,完结)

终于完结了!撒花!我也终于填完了一个相对长一点的故事,真是太开心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容忍我的龟速更文。。。。

未言,其实就是想说,蹇宾有很多要跟小齐说的、却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不过最后他都说给易恩听啦!也算是一种圆满吧。

这篇文虽然大体写出了想表达的东西,但还是有很多遗憾,比如说我想把回忆线的小齐视角写出来(后来没时间就砍掉了),还有易恩和蹇宾多一些的互动,还有最后的大阴谋~然而我水平有限精力有限照顾不了那么多,只能这么结局了。。。请大家轻拍(顶锅盖逃走)
=======================



第十章

沧海巫山,世间再无齐之侃。

蹇宾没有直接回答易恩的话,只是小心避开男孩的伤口回抱住他,温柔地说道。

“跟本王讲讲你的事吧。”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呀……”羞涩地笑了笑,他安心地靠在蹇宾的怀里,好像连背上的伤口都没那么疼了。

“我就是个小艺人,一点也不出名。第一次演的重要角色就是齐之侃呢。”



讲到在演的戏,易恩突然就来了精神,吧啦吧啦地开始给蹇宾讲剧里面的发展。他剧本背得滚瓜烂熟,而且又投入了很多感情,虽然大体跟蹇宾的世界线差不多,但是听起来还是十分有趣。



比如在山林中休憩的时候第一次遇到日食,齐之侃发现自己说错话后,小心翼翼地看着阴着脸的蹇宾;比如故意调戏一下严肃分析军情的齐将军,看他困窘害羞地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讲不出完整的句子;比如得知天玑局势紧张,立即入宫宽慰君王的小齐,眉目中满是破釜沉舟的决心……



两人相处的细节清晰地在蹇宾的脑海中浮现,甚至连小齐嘴角扬起的弧度都明明白白地镌刻在脑海中,即使小齐离世了那么久,它们一直也在这里,从未变过。



“……后来,你知道齐之侃活不成了,就特别难过,而且也不愿意屈辱地做个俘虏,就自尽了。天玑也成了第一个灭亡的国家。”



说到这里,易恩有点伤心,但是马上心情轻松了起来,这里的蹇宾还活着啊。



“不过,这里就不一样啦。你还活得好好的,也把危险的人都除掉了。以后就把我当做是齐之侃,一直陪你,好不好?”



“真的不回去了?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考虑。”



“嗯!不回去了。”易恩点点头,目光纯净而坚定。



只要你不要再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我什么都愿意做。



蹇宾的眼中中微微闪动,他轻轻抚摸着易恩的头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这个跟小齐完全不同的男孩子。



虽然脸完全一样,但易恩的眉目稚气无邪、脸颊边的酒窝也更深一些,大概是因为爱笑的缘故吧。



“本王曾经想过,如果是秘术召唤不回小齐怎么办。”蹇宾苦笑着,将心底的话全部说给这个一心一意对他好的人。



“每日本王都在煎熬中度过,甚至比刚失去小齐的那段时间还要难熬。”



世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给一个伤心欲绝的人希望,又无情地打碎。



“可是,本王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去做这件事。哪怕醒过来的人不是小齐,本王也一千种一万种方法把他变成小齐。”



让他别无选择地穿上小齐的衣服,模仿小齐的举止,修习小齐的武艺,除了本王身边,再无去处。



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与小齐日夜相处的羁绊,像无形的丝线一样将两人的命运牵连到了一起:山中初遇,缘起之时;舍命相救,情深似海;入宫拜将,此生不换。



谁都不能代替小齐,即使是曾经认真地扮演过这个角色的易恩。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一改平日的高贵冷艳,蹇宾抿起嘴角、露出了灿烂而又温和的笑容,像极了Evan。



“你的那个世界,也有一个扮演本王的人吧,总能听到他的名字。”



“本王不知你们是朋友还是恋人,但本王知道,那位一定是很重要的人。他的身边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很抱歉,因为本王的一时任性,搅乱了你的生活,还连累你受了伤。”



“现在唯一能做的补偿,就是完完整整地将你送回去。”



“很高兴能认识你,易柏辰。你让本王想起了很多愉快的回忆,也让本王明白了,其实小齐一直都在本王的心里,从未离开过。”



“本王曾经错过一次,害小齐战死沙场;本王不能再错一次,让好好的你成为另一个人的影子,委屈一生。”



“回去吧。”



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易恩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里居然能流出这么多的液体。



不知道为什么泪水就是止不住,也许是为蹇宾?为齐之侃?为自己?



他吸着鼻子,索性靠在蹇宾的胸口,放声大哭。



“蹇宾……呜呜呜……你一个人也要好好的……呜呜呜……蹇宾……”

头顶心感受到同样温热的液体,一个轻柔的、安慰性的吻落了下来-------



“再见,易柏辰。”





“王上,您真的决定把齐……易先生送回到那个时空?”看到跟齐将军那么相像的人离开,被他悉心指点过的人十分依依不舍。



“怎么,‘国师’有异议?”蹇宾挑着眉,回身看了他一眼。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觉得,也许有个人陪着王上会好一些。”



“……”蹇宾抬起头,望着远方璀璨的星空,淡然一笑。



你与本王所有的回忆,就如同这满天的闪烁的星光,永远都不会褪色消逝。

日日夜夜,年复一年。

我们,从未分开过。



-------若干年后,天玑王蹇宾逝世。其在位期间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但蹇宾终生未娶,王位由亲族之子继承。下任天玑王继位后,按照蹇宾遗留旨意,将其与前上将军齐之侃合葬于王陵。



(完)



尾声





“……易恩?易柏辰?屁恩?popo?”Evan焦急地摇晃着沉睡的人,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



“嗯……?”易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了亚麻色头发的Evan。



“Thank Godness!你总算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为什么睡这么沉?是最近太累了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马振桓你好烦诶~”易恩看到熟悉的Evan,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想了想之前奇妙的经历,又觉得十分伤感。



想想那个君王和将军,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一滴滴的眼泪像珠子一样砸在手背上,易恩真的希望蹇宾可以跟齐之侃一直在一起。



“Evan,我们一定要好好演这部戏。”易恩擦擦眼睛,认认真真地说到。



Evan没有多问,深深看了易恩一眼,然后跟着点点头,同样认认真真地答应到:“好。”



易恩一定经历了什么,但既然他不想说,Evan也不打算主动去问。也许有一天易恩会跟他分享那些事情,也许会一直默默地埋藏在自己的心里-------无论哪种选择,Evan都会支持他、理解他、包容他。



世间最难一人温柔相待。



易柏辰,你何其幸运。

评论(12)

热度(59)